畅思广告———全球移动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
活动动态

“日结一天可以玩三天”那些被“及时行乐”毁掉的青年还好吗?

发布日期:2021-12-01 05:0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深圳市龙华区有一个叫三和的城中村,“三和”一词源自该区域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名称。在这个地方,有一群被称为“三和大神”的打工者,不过这可并不是什么褒义词。

  “三和大神”居无定所,以日结薪资临时工为生,号称“做一天可以玩三天”。这些打工者有的甚至没有身份证,身负债务,与家人鲜有来往,终日在网吧流连忘返。失去了身份证的大神,由于无法购票,甚至无法离开三和。

  一大早,谭哥先是去交了身份证,然后去三和的一个指定的地方集合。今天,他要去一个酒店做服务员,时薪12元,至于能做多久,那是酒店的安排。

  三和是日结工作者的天堂,也是一个巨大的人力市场,由于价格较低,很多临时需要人的工作,都会找到这里的对接人,然后召集这些打工者。

  集合点人头攒动,组织者拿着身份证,一个一个地叫名字,被叫到的人急匆匆地跑上已经挤满人的五菱宏光。没叫到名字的人还在焦急等待。谭哥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叫自己的名字,他说:“我的可能要排到中午十二点”。

  中午十二点,经过点名后,谭哥被告知,需要自行前往做服务生的香格里拉酒店,中介给了他十元钱报销路费。谭哥告诉我们:“去的时候会给钱,回来(三和)的时候不会给钱,回来的时候已经发工资了,很多人去打工是因为没钱了,所以给路费。”

  “晚上差不多干到十点半,要是干晚了错过公交地铁,一天的工资房都开不起。”

  到了酒店,但是谭哥还不能上岗,因为工作是要按工时计费的,下午并没有什么活,所以到三点钟才会安排工作,谭哥一边等待,一遍解释起了这个工作。

  “一般酒店,比如说结婚的时候,它需要大量的服务员。但是酒店,它为了省钱嘛,它平时是不会白养那么多服务员的,只是说在需要的时候,再临时请。”

  “我们等下进去会每个人发一个工牌,上面是英文,也没人告诉我们那个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在那个万豪酒店,搞公司年会。差不多一桌一万块钱,每桌十几个人吗,我们在那里的工作才100左右。12元钱一个小时,算起来,他们出的服务费,百分之一都不到。如果用100来比方的话,只给了几毛钱服务费。”

  “反正就是,被他们‘剥削’了嘛,我不知道剥削这个词有没有用对,反正就是表达那么一个意思。”

  谭哥说到这里有一些委屈,不过很快,就要开始工作了。下午两点四十分,谭哥和同伴就换上了服务员的衣服,一直服务到晚上11点(约定是10点),谭哥脱掉衣服领工资。

  正式上班时间是下午四点,下班时间是晚上十一点,谭哥今天的收入是84元,被告知会有车送他们回三和。10:50地铁已经停止售票了,而酒店位置离三和的距离之远,绝不是走走路骑骑单车就能轻松跨越的。

  晚上11:40,终于等来了车,却被告知需要每人收费10元,谭哥抱怨“坐地铁都是五块钱”,司机说:“坐地铁白天晚上也不一样啊,我也是来干活的。”

  这辆车只是一辆大一点的面包车,打工者和司机因为位置问题起了争执。原因是大家都是交一样的钱,但是位置却不够,有人必须站着回去。

  “可恨,他们这些老板太可恨了,遇到这种也没办法,他敢一个人向我们收钱,说明他有实力,像这种,一个电话可能就找来人,来打手了,是吧。”

  “这种事很正常啊,很多。干一天挣84,然后打他的黑车,一天回来多了74块钱。”

  “挂逼”在三和人的口中,意思是“没钱了,完蛋了”的意思。在三和的网吧,可以经常看到随着网费用完的电脑提示声,有年轻人大叫一声“挂逼了”,然后往椅子背一靠,向其他人借钱的场景。

  好在三和可以容纳他们,三和有一家三丰面馆,常年提供4元钱的肉丝面,搭配1.5元的大瓶水和0.5毛一支的香烟,是“三和大神”最喜爱的,也是没有选择的盛宴。

  “讲实在话呢,赚也赚了一点点钱,但是三和这些人呢,都是流浪汉,过年都没地方吃饭,也不回家,也没钱挣,他们过年都是用‘熬过年’,九年了,我没涨过价。”

  “我九年都是在这里过年,过年车票都涨价,我也不涨价,九年也就去年回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今年我又是一个人,再这里过年,我把开支都缩减了。”

  “他们喊我老板,我是这种老板,有房子租就租着睡,没钱的时候就找个椅子一躺,和他们过着同样的生活。”

  红姐是三和的站街女,被称为三和女神,她早年不幸,在深圳进了一个旅馆,那里住了一些陪别人睡觉的女孩子。后来被一个人带回老家生子过日子,但是那个人后来又带回来了别的站台女,还对她进行家暴,无奈她回到了深圳,来到了三和。

  “其实我说实话,一个女人就是想赶快找一个老公。我走到哪里都没有想这份工作要做多久,而是想要多久能找到老公。我在厂里面接触男的,就会想办法黏住人家,心理上扭曲了,你就很想和他结合到一起成为一个人。如果找到一个好男人,可能我突然之间就不干这个了。”

  “我离开三和10次,都是想找一个家,内地有嫁就有娶,有结婚就有生儿育女,对吧?但是到别的地方,家也找不到,工作也找不到。在这里找不到家,你还能找到工作,不会饿死。”

  在三和,很多人过着非人非鬼的生活,不少人一来到这里,就会经不起诱惑出售身份证,但是一脱手,便再也难回去了。这是很多三和大神变为大神的开始。

  2017年,深圳市公安联合多部门开展整治景乐南北片区(三和劳务市场)的行动,刑事拘留多民涉及公民个人信息买卖等违法犯罪人员,三和劳动市场是深圳乃至全国普工劳动力市场的“集散地”和“中转站”,这些特殊的打工团体被炒成了“三和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