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思广告———全球移动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
产品介绍

音乐人左宏元重庆追忆邓丽君 将与高原同台演唱

发布日期:2021-11-07 10:50   来源:未知   阅读: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中新社重庆5月21日电(记者 刘贤 连肖)“最后一次听她唱《再见,我的爱人》,那几句旁白简直动人再见了,我的爱人,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也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记。她哭了。”台湾著名作曲家、华语乐坛大师级音乐制作人左宏元(笔名古月)21日在重庆追忆爱徒邓丽君时如是说。

  2013年是邓丽君诞辰60周年。邓丽君的两位恩师古月和台湾词坛泰斗庄奴带着“但愿人长久邓丽君金曲庄奴古月经典作品两岸情歌演唱会”,赴重庆与邓丽君歌迷见面。

  邓丽君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如《海韵》、《风从哪里来》等都是庄奴与古月共同创作。耄耋之年的两位老人在邓丽君的歌声中走进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大剧院舞台,坐在藤椅上,目光在旁边邓丽君的肖像照片上流连,仿佛爱徒仍在。

  他描述了这样的画面:把镜头拉到邓丽君小时候,天还未亮,在甜蜜梦中,“咯哒咯哒”,是爸爸脚踏车的声音。爸爸唤“美美起来了”,邓丽君一边答应着一边起床。“咯哒咯哒”,脚踏车轮子转着,爸爸唱起家乡的歌,邓丽君也跟着唱。“这是什么歌?”“是河北家乡老祖宗教的歌。”“好好听,爸爸再唱一遍”,邓丽君跟着爸爸唱着歌就到海边,开始练歌。

  古月说,海可以让人有呼吸,给人新的感受。邓丽君就是从小在海边唱歌、练习呼吸。

  邓丽君在华语歌坛的成就至今难有人企及。古月回忆说,邓丽君在流行歌曲界的进步道路,第一阶段是她娃娃时候模仿上世纪30、40年代的歌曲,她爱唱民歌小调,也跟着爸爸唱戏。

  “第二阶段是到台湾后,在我们身边,我们写新歌给她”,古月说,当时流行的《今天不回家》、《偷心的人》等,都是用叛逆的题目写出正面的内容,叛逆时代来临,流行歌曲唱出自己不能说出的话。

  邓丽君经历了台湾流行歌曲初期的磨练后没有满足,到香港、日本发展,歌艺一直进步。古月回忆,最后一次听邓丽君唱《再见,我的爱人》时,她哭了。“邓丽君平时都是笑笑的。她的感情世界在成长,她的歌声在不断进步,做人越来越好,朋友那么多。”古月说,希望把邓丽君的歌再进化,飞向国际。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